DA/御幸.倉持/ ハロウィーン

晚了一點的萬聖節
a.

倉持翹了打掃逕自溜到廊道盡頭的窗口納涼。趴在窗櫺上曬著不太強烈的光,雖然那凹凸喀得他有點痛,但晚秋的天氣完全征服了他。倉持瞇著眼任由帶有落葉與土壤氣味的風吹亂他造型好的翹髮。
「唷,倉持。原來你躲到這邊來啊!」
他懶懶地闔上眼,絲毫不理會御幸的搭話。這條走廊並不僅有他倆,周圍也有許多天花亂墜的談天,是那逐漸接近又從容不迫的步伐聲暴露御幸前來的事實,所以他也好整以暇地無視那個站在一旁的人。倉持想到有次相處在一塊,御幸突然笑著跟他說:「我最近發現跟你說些無關緊要的話變成例行事項了耶!」在那之後倉持往他背後掄了好幾下,忠實體現所謂的不遺餘力是什麼樣子。
真的是想到就火大啊。發現心情毛躁起來的倉持索性將臉埋在臂彎裡。
「喂喂喂,別不理人嘛。」
御幸靠過去撥弄倉持的髮旋,指尖讓他微微感覺到倉持散發出來的體溫。平時幾乎沒有理由去碰觸(當有其他人在場時這機會更是微乎其微,御幸甚至覺得他說不定還比較喜歡跟澤村相處在一起,雖然兩個人常有低次元的吵架。),連比賽中因表現而有的擊掌動作也是短暫得可以,來不及去思考,因為當他咧著嘴向自己而來時這就如同反射動作般。他知道那些會出現在朋友中打鬧會心的舉動在他們之間總是需要被賦予意義,縱使御幸並不在意。
他在神遊思考時不由自主的放開掌心揉亂倉持的髮絲。倉持在幾秒後終於抬頭直起身子撞開御幸咨意亂來的右手,因為他由生了股被當成寵物犬的錯覺。他忿忿地說:「你這傢伙!很煩人啊!」
「啊呀,終於看我啦。」
「誰想鳥你。是因為你太煩了。」
你到底想幹什麼。倉持面色不善,惡狠狠盯著御幸瞧,要是給出一個令人脫力的答案準備給他兩拳然後走人。他覺得休息時間被打擾這樣的代價算是相當優惠了。
御幸就說:「算是有事吧。」接著笑嘻嘻地向他伸出左手。
「什麼意思啊你。我有欠你錢嗎?」
看倉持難得開始回想做過的事(畢竟他有太多耍無賴的先例了),御幸詫異的問:「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倉持疑惑了聲,他這才正眼望向御幸,發現他兩邊褲子和胸前的口袋都鼓鼓的,貌似裝了什麼東西。
就是那個啊那個,御幸把手抬高到他面前:「Trick or Treat!」
「講什麼英文啊,」倉持往他頭巴了一下:「是日本人就給我講日文!」
聽不懂就明說嘛。御幸嘟囔著,接著清清喉嚨解釋:今天是萬聖節耶,快給糖。
過什麼萬聖節,你女生啊。
倉持不是也很喜歡聖誕節的嗎,去年還跟阿純學長偷跑去買蛋糕回來。
竟然拿聖誕節跟萬聖節比,你也太對不起聖誕節了吧,聖誕節已經算是日本的節日之一了。倉持理直氣壯的表示,不過他耳朵稍稍紅了些,沒想到悄悄去買蛋糕的事還被御幸拿出來說嘴。
喔喔,是啊是啊。御幸覺得這論點讓人很想笑,不過他查覺到倉持可能又再為他敷衍的態度生氣(自己也確實挺敷衍的,他想。),為了轉移注意力,御幸順手從口袋裡抓一把剛剛班上女孩們送的糖:「想吃哪個?」
「這個。我拿囉。」倉持指著湛藍色包裝的小東西,上面寫著檸檬蘇打。
御幸聳聳肩表示同意,之後讓剩下的糖好好放回口袋,他看著倉持將包裝拆了隨意塞進口袋裡並把糖果扔進嘴巴。
倉持轉過身,側臉澎澎的,很專業地在品嘗糖果一樣。御幸原本歪著頭想事情,後來點點倉持的肩頭,趁倉持反應不過來時兩手捧住他的臉頰開始又捏又拉。可能是被嚇到的關係,倉持完全沒有上演平常的全武行,反倒含糊又氣急敗壞的說:「你幹什麼啊!」

「你忘記了啊,」御幸忍住不因為倉持滑稽的表情笑得太明顯:「倉持你沒給糖啊。」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