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ore/無題03

a.

「我不想再接你的球了。」

降谷啪地張開眼,緩慢的從床上起身,走到房門外吹吹晚風,風挾著月光捲進鬆鬆的T恤讓他泛起一陣疙瘩。他抬頭往上望,屬於澤村他們的房燈還亮晃晃的,估計又是要鬧騰到半夜。抓抓他那頭稍嫌長的翹髮,又想到夢裡的話,想到若是澤村會怎麼應答,但不消兩秒降谷便覺得知不知道對他而言並不有任何意義,他只想專心的讓御幸接下他所投的所有球。
他轉身進了房,摸摸放在枕邊那顆帶有泥土味的球後就抱著蓋被進入夢鄉中。
不記得是哪天的傍晚,天空黑的很快,像是被誰一口吞下的感覺。他和澤村爭用著輪胎跑圈,氣喘吁吁的跑在離學長們有些距離的邊緣上,降谷用僅剩的集中力看到御幸和其他人湊在一塊,不知道講什麼然後開心得大笑了,隨後看向他倆,示意時間到了該離開。
至於是什麼話題他始終沒開口問過,也沒有什麼契機可使他開口。他再度沉入睡眠時又回到那個傍晚,光強得要融化掉所有擁有形體的東西。站在他面前的御幸向他投了一球並張開左手的手套,他愣愣看著,那球扎扎實實落在降谷的掌心中且不可思議地發著光,如命中注定的流星。

b.

看著練習完明明累得要倒下似的澤村依然纏著克里斯繼續練球,結城不自覺地笑了。他的笑引來另一頭整理完畢準備離開的御幸,御幸邀他之後一同到食堂吃晚飯,兩人便一前一後出了球場。漫步回宿舍的路上相當悠閒,風緩緩吹著,沒有繫緊的領帶飛舞的幅度很大,御幸走在結城身側,偶爾結城會看見御幸的側臉恰巧被一分為二但依然是那樣子的樣貌,像是破碎但沒有離很遠的鏡子。

c.

澤村:「我就討厭你這傢伙!」
( sawamura: I really hate you! )
降谷:「我也不喜歡你。」
(furuya: Me,either.)

d.

就是因為我看著你所以有很大部分重要的事沒辦法告訴你,不是這樣的麼。
是了,剛剛那句也是,說出來多噁心。
你也把「噁心的話通常兩極」表現得淋漓盡致。

e.

他們倆約好一起吃午餐(主因是御幸要請客,不然倉持肯定用往常帶刺的樣子待他),御幸說他要去買牛奶便自顧自地離開了。倉持攤在中庭的草地上伸懶腰曬著太陽等待,所有事物似乎都帶一點陽光的味道,他搔搔鼻子,吸著混有青草腥味和不知名花香的空氣。閉上眼歇息後不久有冰冰的水珠落到臉上,他以為下起難得的太陽雨想睜開眼看不常見的彩虹,卻只見到牛奶瓶和逆光的、眼神微微垂下的御幸。
御幸輕輕用瓶子撞了倉持的鼻頭,像是特別的親暱招呼。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