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御幸.倉持/無題02

a.

大廳裡的氣氛被方才的事件弄得有些奇妙。剛和白州別過了的倉持站在門口手插著口袋,盯著懶懶半癱在椅子上的御幸瞧。大概是被看煩了,御幸露出一種「這次換你啦?」的神情,惹得倉持又皺起眉頭來,他說:「沒事快回去休息啦。」
御幸招他過去並且緩緩抬起左手,倉持瞄了眼撇著嘴角便出手打下懸在空中的手背,御幸悻悻然然地縮回去摸著發紅的部分,他回了:「你沒什麼想講的嗎?」
「沒什麼跟你好講的。」
那你過來做啥。御幸心裡默默回了倉持一句。
他轉過頭不看他,膝蓋頂到桌底,撐得他有點痛。御幸說:我等等就走,你先走吧。
我還以為你是來跟我說什麼安慰的話咧。他又在下面補一句。
原本打算離開的倉持因為這句話停下腳步,用鼻子笑了下表達他的不以為意:「剛才的場面,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你才是比較像壞人的吧?」
御幸從椅子上好好坐起來,伸展著他的腰背。
他說不出「我認為是對的就不想別人反駁它」這種連自己都覺得難為情的話,但他確實這樣想,也覺得這是每個人都有的想法,所以在前園發怒時他也回應相等的誠實給對方。御幸覺得疑惑,話是說出,但應該要感到的舒坦卻沒有到來,反倒是一股煩悶上了心。他本想靜待這奇怪的情緒平復,但倉持來了,他好奇他能不能給他一個解答便開口對他投了直球。
那個常在一旁看著他又不說話的人。連咒罵他、嫌棄他都和其他人相較之下少許多,每次的兇狠和輕挑都像為了自己準備一樣,卻不對自己做的決定和方式有一絲懷疑,在這方面可以說是坦然得一塌糊塗。御幸沒有面對著他,所以想到那對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微微上揚的眼尾,抑看,抑或不看他。
那個倉持洋一。
御幸時常會在這種情況下(其實也很少)想要他說。不管是認同或是帶有貶意,引導他,讓他知道也有人試圖理解他,正確或錯誤都好。所以他說:你覺得呢?
「你想我說什麼啊?」
「什麼都好吧,我想。」比如我很冷酷和很冷漠或很殘忍。
「如果你想聽我批評你的話,」倉持回:「我覺得剛剛大家都在時已經說過了,就那麼多。不會再說了。」
而且我不想說你想聽的話,你也很清楚這件事。御幸轉過身來將身體架在桌面上,而他用指尖摳摳耳殼,留下淺紅色的刮痕,兩人的目光於是對上,倉持的眼睛說著:我走了。
倉持難得在離開時對御幸擺擺手,後拋下一句御幸想不通的話。但也沒什麼,御幸隔天早上醒來,什麼也沒有了。

他說:真是奢侈的要求啊。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