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和泉守兼定.歌仙兼定/短打01

a.
  和泉守提著水桶和各種刷具從馬廄走出來時,鼻腔裡還殘留著動物們特有的氣味。他皺皺鼻子想:就算午後起了風也吹不散這悶熱的空氣啊。
  長谷部出征討伐前嘮嘮叨叨地交代過:「完成清掃後去幫忙燭台切收拾大夥兒中餐吃剩下的餐盤。」他抬起頭嘆氣,實在是不想再勞費心神邊處理邊聽那像老媽子的抱怨,反正每次每次的大抵是那樣的吧。他踏上一塵不染的廊道並將外出鞋擺整齊,同時佩服山伏將每日不停重複的事當成修行那一絲不苟的態度。
被汗水浸溼的長髮貼在脖子上讓他皺起眉,當他撥弄肩上的頭髮時就和從不遠處走來的歌仙對上眼。
  「工作,結束了嗎?臉色真不好呢。」歌仙提著一籃蘿蔔和地瓜放在踏石邊,「等等請陸奧守把東西移到廚房裡去吧,可真累壞我了。」
  「你終於認命去種田了嗎二代。」和泉守揶揄著。
  歌仙抬起手臂將額頭上的汗拭去並坐上緣廊,雖然沒興趣接下和泉守的挑畔但還是喃喃自道:「這不是沒辦法的事麼……我的主人在想些什麼啊。」
  蟬聲和樹葉被風吹響的沙沙聲交融在一起,意境很不錯但是……
  「氣溫……真是一點也不風雅啊,實在是太炎熱了。」他用手搧著風,沒得到和泉守的回應便疑惑地轉過頭,才發現那人蹲下身來撐著頭端詳自己。他語氣一頓微微拉開兩人間的距離:「有什麼問題嗎?」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啦。我說啊,你頭髮是不是變捲了啊,二代?」
  「在說什麼傻話呢。」這傢伙是不是曬昏頭了。
  「哈?是真的,不管是你後腦杓還是用蝴蝶結綁起來的地方都捲起來啦。彎彎曲曲地像蝸牛的殼一樣。」
  「你這傢伙……也太不風雅了吧,形容詞太粗鄙了!」
  歌仙側著臉,臉頰上的紅暈不知道是太陽曬的還是不好意思,兩手試著將後頭亂翹的髮尾撫順。和泉守哈哈笑了一聲,幫他將鬢髮勾回耳後:「應該是因為勞動之後流汗才這樣的吧?這樣也不錯,代表你有好好工作是吧。」
  「你……別擅自碰別人啊!真是的。」歌仙嗖地站起身來並退了好幾步:「我改變主意了。」
  「啥?」
  「這兩筐東西就交給你了,我不麻煩陸奧守來了。」
  「哈?你等等!為什麼是我啊?我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和泉守也急匆匆地直起腰結果腳跟絆了下,等到注意時歌仙已經走到了緣廊盡頭並用種埋怨的顏神望著自己。

  「是懲罰。你夠失禮的了。」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