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林敬言.方銳/如願以償

如願以償

  晚上飯點剛過魏琛就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方銳從廚房出來時嫌棄地看一眼道:「這不是剛吃飽嗎,老葉我們東西收拾完有過五分鐘沒,他也太迅速。」
  方銳沒等回答就轉身找著暖氣機遙控,他環伺客廳一遍,抓抓頭回想著最後一次見到是落在哪裡了。葉修瞇眼坐在靠窗的沙發像在放空:「天冷了老人家多擔待。」他說。
  冬天天空暗得快,外頭黑可還是有幾點星,下面綴著幾棟大樓稀稀疏疏的亮光,看著不刺眼,反而覺得很融洽有種寒冷特有的寧靜感。方銳在飲水機上面發現遙控,剛產生怎麼會出現在那的疑惑就見包榮興手裡抓著掙扎扭動的羅輯,在門口走道吆喝著要到樓下不遠的便利店走一遭。後腳跟上來的陳果伸手擰住包榮興的耳朵怒罵:「這麼晚吵什麼吵被鄰居控告怎麼辦啊!」痛的包榮興直叫喚一臉可憐樣,沒有注意到羅輯偷偷躲到陳果背後去鬆了口大氣,方銳和剛從房間出來的喬一帆對上視線,少年穿著棉外套似乎是早他們些受到邀約,這會兒已經打算出門。喬一帆和平常一樣和氣:「前輩要不要一起下去?」方銳笑了笑正要回答就發現安文逸站在喬一帆的身後,安安靜靜的,卻帶著雙沉靜的眼神不知道在想什麼。喬一帆查覺到方銳的停頓就眨眨眼,方銳才晃著手讓他們先走自己等會兒跟上,少年應聲好後就往玄關走去,門口的包榮興等人早就跑得沒影,他看他們小聲的討論某些事情,走在喬一帆身後的安文逸在大門關上前將手臂上掛著的深藍色圍巾輕輕披上喬一帆的脖子,安文逸並沒有碰觸到身前的人分毫,但方銳在轉身的瞬間見到喬一帆側過臉露出的笑容,不知為何突然尷尬地想抹抹鼻頭,而他也確實這樣做了。方銳伸直手對著機台按下開關,轟的一聲,乾燥的、卻又帶著淡淡霉味的暖氣吹了下來,正好在底下的葉修將自己調整到舒適的角度陷進沙發的更深處,抬起頭讓瀏海被拂開,他看他右手在茶几上抓摸並捏起個扁菸盒。
方銳啐了句去你的,抓起一旁帶著濃厚菸味的戰隊外套往沙發上的頹男扔,頭也不回地甩上門走進外頭的廊道裡,所以沒見到葉修有氣無力的再見手勢。

他進到小區花園時冷風迎面而來,刮得臉有點疼,他和之前的每個夜晚一樣,總是在差不多的時間打開簡訊欄檢查是否有新信件,微弱的藍光照上半張臉,在夜裡讓他的眼睛似乎在閃閃發光。這是他和林敬言之間不成文的習慣,只能歸咎於林敬言不愛講電話的個性以及霸圖較其他戰隊而言嚴苛的規矩。首封簡訊是在他進到興欣後的第一個禮拜,相當簡短的兩個字:「好嗎?」讓因為持續調整操作而累癱在床上的方銳頭埋進抱枕裡悶笑,回了句:「尼馬!身體上真要累感不愛了。」沒多久滴滴兩聲,林敬言只回傳了笑臉給他。
在那之後一天或兩天,有時更久,但只要給他傳簡訊必定是踩在差不多的點上。越來越有張新傑的傾向,果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嘖嘖。方銳想。
方銳獨自走在街道上,巷子裡除了他,不遠處是早他出門的安喬兩人,看著前方兩人搖曳的黑影子讓他突然覺得寂寞、想找個人聊聊。他手按著鍵隨意瀏覽先前的簡訊還是沒給林敬言打電話,最後抬頭望著天空不知名的某個點給林敬言傳了不著邊際的一句話:「天好黑,是不是快下雪了?」
他正準備將手機塞回口袋時屏幕倏地亮起並帶著震動,看了顯示來電方銳詫異地接起來:「怎麼地?終於想到給哥打電話啦?」
「你在外頭?」
那頭沉沉的音調讓方銳下意識抓緊了手機,並感受到手機運作散發出的熱度,他又只得把手鬆開些,方銳應聲是,林敬言沒有過問方銳這時間在外頭的原因,只是幾秒鐘沉默的呼吸著。方銳聽這緩慢的節奏就說:「臥操你這時間就睡啦?」這才聽到另一端的聲音有了起伏,林敬言笑他,什麼時候變聰明了。
小哥我一直以來都明察秋毫。方銳說,食指不自覺在手機殼上來回刮著。
他離便利店還有一點點路程,對方提供個傾聽的空間,他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林敬言帶點鼻音嗯嗯哦哦的回他,不過方銳也沒介意繼續各說各的,直到他站在便利店的門口才問林敬言怎麼今晚打給他,林敬言說,沒事,只是打過來說晚安。
方銳噎一口氣,隨後哦了聲,耳尖倒是紅了點。
「所以我可以睡了嗎,方銳大大。」
「哦。好,那晚安。」
「晚安。」
他放下手機,覺得機體好像過熱,因為剛剛與手機緊貼的耳朵也熱得不得了。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