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花開否/藤本.竹生/短打




藤本和水川兄弟從後頭的小道回來後並沒有馬上回到房間,他彎進庭院,推開廊前的拉窗後獨自一人坐在月光裡。他身後一片黑暗,夜裡微弱的的光線只足夠舖滿走道,本來想起身去開房裡的燈,後來想想沒這個必要,反正房間的主人今天是不會回來了,他又何必打著燈守夜呢。藤本賭氣般地在心裡自言自語著,往後一倒在木頭地板上翻滾一圈。他側躺著把手臂墊在後腦勺,樹葉沙沙聲不止、風在空盪宅邸裡遊蕩的腳步,更多的是一下子流太多淚帶來的酸楚。回想方才的對談,藤本熱得無法思考的腦袋又開始轉動,冷漠的人和不太理解的話。
他聽到菖太在二樓走動,邊喊著,小竹我要先用浴室囉。藤本頓了頓,沒聽到另個人的回覆,倒是感覺有人停在不遠處,睜開眼發現岩崎手裡拿著包巾俯視自己,他知道這個時候要說些甚麼但又不知道哪來的脾氣就只和岩崎無語對望著,後來岩崎在他眼前盤腿坐下,眼底就充滿水洗牛仔褲的淡藍色,瞬間還有一點點洗衣香精的味道。
「你不想明天腫著眼吧?」岩崎把手裡的東西放到藤本臉上,藤本順手接下,才注意到裡頭裹著冰塊,他又翻個身,順道小聲說個謝謝。藤本感覺到一旁的人準備離開就伸直手臂扯了那隻腳的褲管,岩崎就說,你可以不要每次都扯人東西嗎,又沒什麼關係,藤本回。
竹生先生。
嗯。
竹生先生。
什麼事啊。岩崎提高了語調,覺得有點煩燥。
「為什麼你會這樣說我,真心不懂啊。我想了很久、想了好幾遍,我是真心喜歡他的啊。」
「所以我才說,你就這種程度而已。」
藤本撐起身來扭頭注視岩崎,手上的毛巾因為冰塊透出的水氣有些濕,他盯著那張沒什麼變化的臉龐看,突然就和記憶中另外張臉相疊。藤本肯定水川和岩崎間眉宇是沒有相似之處(就算有他也不大想承認),也許是因為少有兩人處在一塊兒的機會,他傾向岩崎時才見到自己在那對眼裡的倒影,還有圍繞著的那股冷漠氛圍,再想到之前的舉動,一樣沒什麼溫度的話卻用自己的方式關心他人。藤本知道水川家其他親戚是見到了什麼。
「靠太近了。」岩崎推開藤本的臉:「進來屋子前把窗拉好,我回去了。」
等等啊,我還沒問完。藤本故意倒在對方腳上阻擋行動,他感覺著那雙推著他肩膀的手並不是十足用力,也感受不到厭惡,充其量是困擾。所以當岩崎喊著「給我起來!」時藤本還是文風不動地將重量放在對方身上,直到岩崎嘆口氣抱怨自己根本是小孩行徑時他才挺起身離開。
藤本望向庭院裡那用石頭圈起的圍籬,偏頭思考了下說:「竹生先生……你說這不是戀也不是愛,那這是什麼?」
「自己想。」
「我不知道啊!所以才問的啊。」
岩崎看了藤本一眼。真是不服氣的眼神,他想。
「自己想。」他再重複,同時試圖拉開些兩人的距離。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