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ore/ 無題06



a.

克里斯在課堂結束後收拾著東西準備至練習場去,他將放著記錄部員練習情況的資料夾和各種零碎的表格都交給了御幸,只是穿戴完畢後他依然習慣性地往抽屜摸索,裡頭當然是一陣空蕩,剎那間使得克里斯有種黯然及尷尬。
時間走到深秋,似乎離夏天沒有很遠,但回頭看也已經是個模糊的點。真是奇怪啊,明明當時刺眼的光、穿透球服及防具的炙風、擊中球的清脆響聲、因為跑壘揚起的沙土,氣味、聽覺、觸覺,他一再去反覆記憶,關於人的那塊總是碎裂不全的。不是他不記得,但當努力凝視一張張臉龐時,所有人的五官是被帽子降下的影所覆蓋,外形則被場地上蒸的熱氣扭曲,當他抓握的圍杆不再冰涼時,就連一點聲音也聽不見了。
是不會就這樣停下來的。關於他知道的所有,不會因為這個色彩對比拉得如此美麗的夏天停駐,就算是盛大的,也必須有接承的緩和,所以就這樣用種未知、時急時慢的速度持續著。克里斯步入走廊,窗敞開著,許多女孩子沒束起的頭髮便隨風飄起,拉緊圍巾時弄歪了領帶,但他不太在意。灰濛色的天空常在秋冬和雨或雪交替出現,今天卻是晴朗的,明亮得只在遠方有一小片如泡沫的雲,他移著視角就見到澤村揮舞雙手喊著他的名字。克里斯停下步伐,澤村每天纏鬧著他,到哪都看得見那副精神奕奕的表情,偶而會有沮喪的時候,但不管哪個總是帶著真誠,也許他看澤村是無意識地追隨他眼神,離了這麼段距離,才發現澤村也確實長著身子,用不會注意到的角度改變著。那他呢?他變了嗎?他是他自己喜歡且認同的樣子了嗎?
澤村見克里斯不動便跑了過來,環住他手臂興高采烈的報告著自己的狀況。澤村張著眼等著他的回覆,他倆一邊往練習場走去,也許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但照著步調來才是好的。克里斯拍拍澤村的頭說,這樣啊,很好啊。
現在這樣就好。他想。

b.

連續幾天大雪,到了這天終於停了,像疲累而停下來休息般。原本期待的太陽並沒有露面,天空依然是副要下雨或雪的灰色。倉持趁著傍晚空檔出來晃晃,他想著並不會花太長一段時間,只穿著平日那件寬鬆的連帽外套及被勾出幾條毛線的藍圍巾,當風迎面而來時他就略感後悔,但這沒有影響到步伐,他還是慢慢地沿著步道走著。平時吵雜的地方現在一個人也沒有,大夥兒因為室外球場積層厚雪不得已而轉移至宿舍附近的室內練習室進行訓練,倉持靠近圍欄,撥下涼椅上的雪才發現指節凍得有些僵硬,他隨便將水珠在長褲擦拭兩下就將雙手藏進口袋裡,呼出口氣,像中學前曾吸過菸那樣,他記得煙形成什麼形狀上升,卻不記得燃燒肺葉的感覺;明明不算久遠的事,但靠著類似的東西才得以憶起。
倉持透過瞬間消失的氣望向球場內,像一片白色的海,稍微露出頂端的投手丘是座孤嶼,就這樣漂浮著。他頓時覺得十分平靜,似乎連遠處學校的喧鬧聲都被擴大。
就一點時間,斜對面有個穿著海藍大衣的身影進到他視線裡,那個人雖然張望著,但也不慌忙,薑黃色的圍巾將臉都擋住了,只露出一頭棕髮和眼鏡。因為不想浪費力氣叫喚御幸所以倉持舉起手揮了揮,倉持看御幸有點緩慢走過來,有點想笑。
「噗哈哈,你穿成這樣是想變成不倒翁啊。」他戳戳御幸的腰側,發現因為穿得太結實所以根本不會凹陷而真的笑出聲來。
「囉嗦耶。是你穿太少了,外面超冷的。」
御幸坐在倉持旁,臂膀靠著臂膀。感覺不到什麼溫度,因為感覺不到所以尷尬就消散而去,他試著再挨近一些,直到碰上肩頭,御幸自然地挽住倉持再將手放回自己的大衣口袋裡。

好冷哦。御幸在倉持的圍巾上蹭臉,而倉持伸手掐住他的鼻尖,本來凍紅的地方又變了色。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