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御幸.倉持/ 五秒間魔法


※發送於2014/02CWT的無料,謝謝大家的取閱,若你是看完後來到這網站的,歡迎在此文或噗浪留下感想,我會十分高興的。






  「——喂,御幸。」正當一段閒聊停止時,御幸感覺身旁應當忙碌的人往他側身輕撞了下。
  
  水嘩嘩地落在鍋碗瓢盆和流理台之間,連倉持剛剛喊他的聲音也稍微被掩蓋住,御幸將擦拭到一半的瓷盤放下看向倉持,發現他將左臂靠向自己,沾濕的布料不經意地拂過自己的手背,剎那冰得他以為疙瘩都犯了起來,倉持又叫他,語氣不善:「喂,快一點。」,御幸回應聲短促,攀住倉持的前手開始幫他拉攏鬆脫的袖口。不一會兒,御幸拍拍整理好的地方表示完成後,兩人接著之前的動作迅速地將事情完畢,倉持扭緊水龍頭滿臉解脫似的表情,御幸則笑瞇瞇抽幾張廚房紙塞到倉持手上,看著那片水漬被紙巾擄走而越發輕爽但被凍成另個顏色的皮膚,御幸刻意用指尖戳了戳說,都變紅了。下一秒倉持將濕答答的紙團砸向他,但軌道偏了,從御幸的臉際經過後便沉沉貼在地板。
  是哪個傢伙害的啊。唉呀,願賭服輸願賭服輸。倉持咬牙切齒地轉過身時御幸先他一步閃到了門口說:「我難得不在家裡過年耶,雖然時間還沒到但先去附近繞繞吧,吃完飯時也叫上阿憲他們了。」他沒來得及回話,只收下御幸一個手勢的殘影。倉持呿了口氣就蹲著收拾,手指碰到地面也不覺得冰冷時,心裡便想,早知道猜輸御幸得清理善後還不如一開始別跟著學長們鬧騰吃什麼火鍋好。

  倉持從寢室出來時,室外的把手撞上不知何時在旁側等待的御幸,他往靠近屋簷的地方踉蹌幾步路說:「痛死人了你。慢吞吞的。」語落,身後的倉持瞟了他一眼,帶上門後調整圍巾的角度,確定整張臉埋在鬆軟的毛線裡說話也不會飄出白氣,倉持推著他說:穿這麼多還敢喊疼。便同他往門口走去。
  原本中午停下的雪,在屬於宿舍留守組的成員們忙著準備晚餐時又陸陸續續落了下來,到現在累積不少,卻還不足以編就一幅淨白掛毯,他倆踩在積雪未全的柏油路上,不怎麼說話的前進著。倉持通常走在御幸左邊(但他們也不是總在一塊兒),身高就高這麼一點點的御幸很是習慣沉默地將視線擺在倉持微微上揚的眼角,兩人進行對話時他也常盯著那看;倉持則與他不同,不論談論什麼,直視的眼神都令人難以逃避。御幸看越來越多雪花在視線所及之處降落,可能是因為持續的走著,所以沒有多少會撲伏在身上。
  這時倉持打個噴嚏,御幸側過頭去看,發現他忙著撥去鼻頭沾上的雪而笑出聲。當倉持皺著被外套搓紅的鼻子往御幸肩上搥下一拳,御幸趁動作與空氣間的縫隙道說:「今年,辛苦了啊。」倉持聽後怔著挑眉,先說他發神經,後接說自己其實還沒拼盡全力。御幸看倉持的睫毛搧著冷空氣以及眼底散發的倔強,沒來由地來股安心感,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也許是所謂的習慣導致的後遺症,他順著話題想惹人厭:「那最後那場比賽呢?」
  雪多了幾個足跡在上面,倉持跑到御幸伸長手也搆不到的前方,沒拉好的大衣繫帶垂了下來,金屬扣頭碰撞到倉持大腿悶悶的響,他背對著御幸只讓他見到一對微紅的耳尖,從圍巾傳出的聲音說:「不會是最後吧?」
  
  把自己管好點吧,萬人迷捕手大人。倉持晃過頭咧嘴笑著,和平時一般帶點戲謔夾雜無所謂。
  
  他倆之間不需要誰禮讓誰;不需要維持為取悅他人的形象——不需要忍耐。
  想在就在,想離開就離開,所以更自在,更有理解的餘地。

  御幸沒說什麼,只是將自己的腳印踏在另一組因時間而輪廓崩落變形的旁邊。倉持哼著御幸不知道的歌,輕快明瞭,或許不適合冬天,但與他相襯無比。那樣的旋律就在學校通往市區的小徑迴盪著。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