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短打/窗邊的女人




窗邊的女人


  窗邊的女人點燃一隻菸,她的唇和指尖紅得刺眼,配上飛揚的黑眼線和波浪褐髮卻很美,很美。飄蕩的冷空氣因此混著萬寶路的氣味搔得我鼻子癢起來想打噴嚏,這家咖啡廳似乎不禁菸,其實在女人扳開手上有著金屬雕紋的打火機前就已經有股淡淡的菸草香不知從何處來。不,這樣講實在是有些失禮,坐在窗邊的那位女士叫做芮妮,我聽到端著咖啡歐蕾和橙汁而來的男人(服務生?老闆?)這樣稱呼她。他說,早上好,芮妮。你今天依舊很美。
  為什麼一開始不直接用名字介紹她呢?嗯……這樣子似乎太過親暱,對吧,畢竟又不認識對方,但總不能從頭到尾都讓這位存在感強烈到無法忽視的女士沒有名字。
  芮妮這段時間都望著窗外,偶而會攪拌面前的咖啡歐蕾,維持一個姿勢久了會倒回天鵝絨材質的沙發,雙手交疊在大腿上,像尊做工精緻、被注入深沉靈魂的娃娃。芮妮的眼神很亮,不管有沒有太陽,光都會在那對眼睛裡暈開,一種緩緩流動的綠色,如同枝葉被陽光照到映入我瞳孔的一瞬閃耀。
  我醒來時就坐在這裡,面前擺了一桌豐富的美式早餐,而香腸和歐姆蛋的香氣讓我飢腸轆轆。就當我滿足地咀嚼時才發現芮妮坐在斜前方的窗邊,一旁白色的蕾絲窗簾使她看起來有點飄渺,那紮著馬尾的男人從角落優雅地走過來,在我的木桌上放下一杯柳橙汁又優雅地回頭,接著如我開頭所說,他遞給芮妮聞起來十分甜膩的咖啡、並和她說了話。
  芮妮沒理會他的搭話,不過這也不影響什麼,畢竟男人講完話就走了。
  我忍不住拉長脖子望向男人消失的那處,芮妮這時笑出聲讓我不由得顫了一下,接著和她對上眼,她拋出話的開始到結束;眼神的對視與轉移,都讓我的呼吸變得小心翼翼。
  你很在意他,就跟他說話。
  你會喜歡丹的。她微笑。
 
  容我再強調一次,芮妮很美。
  她對我笑,但眼底沒有人,我這才被芮妮無可挑剔的面容定住;被只容得下她自己秘密的眼波攝魂凍魄。像是時間洗練下來,既夢幻又滲有緩慢的致命毒性:久遠故事裡吸血鬼的容顏。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