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御幸.倉持/ 照片

想多寫寫他們一年級時的樣子,感覺很有趣
宿舍外頭的走廊上一陣喧騰,回房剛換完乾淨衣服的御幸注意到了,就也決定打開門一探究竟。天空從淡藍色慢慢暈上橙黃色和紅紫色,光線還很足夠,但月亮的輪廓已經很明顯了,整齊得像一枚剪紙。他順順被T恤領口弄亂的額髮邊往吵鬧的根源走去,發現是伊佐敷及小湊圍在一團不知道在看著什麼東西,抬起頭的伊佐敷剛好注意到不遠處的御幸便叫了聲他,御幸回個招呼後語帶興致地問:「阿純學長,你們在看什麼這麼高興啊?」
「哼哼,當然是有趣的東西。」伊佐敷毫不遮掩愉悅的心情嘴角上揚的很高。御幸覺得這讓他更像電視裡出現的反派角色,而旁邊悠然的小湊因為平常就是那樣的表情,這時感覺越發高深莫測了。
「是照片。」小湊將手機靠在臉頰旁:「剛剛拿到的,想看嗎?」
御幸其實想知道的是什麼樣的事物讓小湊這麼感興趣,但當發著光的螢幕擺在眼前時卻完全忘記這想法,他忍不住愣了下,瞇著眼看仔細: 「……這是倉持吧!」
他啊了聲一副豁然開朗,眼睛亮了起來覺得終於找到事情可以來消磨點沒在訓練或活動的時間……他可不想總是被結城拉著坐在棋盤前。
方框裡的圖片似乎是趁著主角看其他地方不注意時拍下的。
御幸花了幾秒端詳,肩臂沒有現在寬闊強壯,但有剛開始發育的那種修長感;臉是圓潤、稚氣些,跟上面橫豎著的許多傷口有頗大的反差;還帶著一雙現在偶爾才會出現的凌厲眼神,襯衫和褲子髒兮兮地沾滿灰,配上染過的金褐髮簡直像極空地上剛打過場架的兇狠野貓。
真的看到好東西啦。他心想。
可以給我嗎,這張照片。他掏出放在運動褲口袋的手機,小湊則聳聳肩,將自己的遞了過去。

當他見到倉持時已是晚飯時間。御幸看倉持癟著嘴踱進來,習慣性地要坐進小湊右手邊的位置,小湊往一旁挪出點空隙,同時拍拍來人的背說道,做事要做得甘願點。倉持側過頭,眉頭擠在一塊,他嘆口氣說好啦好啦……明明就我賭的東西比較大,哪有這樣的哩阿亮學長。但當小湊將飯菜陸陸續續搬移到倉持盤裡時他便只能埋頭苦吃起來。
御幸把重量全放在手臂上,頭傾斜的角度讓他鏡框歪了一邊,反覆思索後突然間他腦袋裡出現個驚嘆號,現況就和稍早的一切連接了起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御幸低下頭決定先專心對付餐盤裡豐富到要滿出來的飯菜,洗完澡後再到五號室蹓躂一番,這時前園從長桌那端拿著晚餐來時稍微停頓了下,並挾帶某種趨近於厭惡(大概比平常再多個五十百分比)的眼神看著他,最後安下身子時就跟御幸之間保持個微妙的距離。
御幸挑眉看他道,怎樣啦。
你笑得很噁心。前園說。

他回頭望了眼在床邊蓄勢待發卻孤零零的棋盤後便關上房門。晚風少掉白天乾燥灼人的氣勢吹起來特別舒爽,御幸打了個呵欠繞去宿舍和練習場之間的販賣機買飲料,卻碰巧在那遇到等等想找的人,他想倉持應該是剛從澡堂裡出來沒多久,頸上還掛著條毛巾,頭髮因為濕氣映照著機器的冷光,水滴從髮梢降落在鎖骨之間的凹陷後而於衣物上綻開一些深色水漬。御幸喊了倉持,在思考迴路還沒轉過來時就講句必定惹對方動怒的話。你啊,頭髮沒吹乾會感冒是常識不知道嗎。
御幸看倉持沒什麼反應以為他沒聽到,走近時倉持卻冷冷地撇過頭面著他說,干你屁事。
他用鼻子笑了一聲,抬起手來握著手肘拉扯肌肉再放下,他說,我要寶礦力。

自己買不會。今天不生氣啊。你想我揍你嗎,很樂意,臉過來。開不起玩笑哦真是。

倉持忽略掉御幸的閒話打開汽水的瓶蓋,氣泡隨著壓力衝上來的味道讓他心情還不錯,但御幸的話差點沒讓他手上的瓶子摔在地上就此報銷。御幸嘻皮笑臉地說,你沒染頭髮好看多了比較像個高中生。
眼前的人咬牙切齒地瞪著自己,御幸接著拿出手機來,倉持便一個箭步衝上前,也不在意外人看到會怎麼想,幾乎是整個人巴上御幸搶著他手上的小東西,到最後幾乎就像要打起來一般。御幸覺得他倆這時的距離讓他能清楚很多事,比如倉持的體溫本來就偏高、睫毛意外地長、脖子的線條很纖細……好像自己其實在這之前根本沒有好好看過這個人。

他知道自己興趣很不好。不知道是不是通用於每個人,但倉持次次一副”慘了被御幸知道或被御幸擺一道”的神情實在讓他樂得很。

御幸難得在下課時離開座位走到倉持面前抱怨起事情來,他說:「喂,你昨天來真的啊。留痕跡了耶!」他按著左腰,早上趕著晨練迷迷糊糊地出門沒發現,等到換回制服時赫然發現黑青了整片,還被前園笑了一番,很不是滋味。

你活該。倉持又往同個地方落下不重不輕一拳,之後聽到御幸假裝的誇張吃痛聲笑了。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