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バス/諏佐今/謄稿/無題02

很久之前(大概以年計算)在噗浪上分享過後便淹沒在一堆word檔裡了,打稿找資料時偶然看到檔案就著看起來......我真的很喜歡諏佐今。
a.(聖誕節的事)

  雪花緩緩地飄落,就這樣無聲地在諏佐臉頰著地。他忍不住抬頭看了看,這才發現夜空也並非如此黑,夾雜著暖紫與暗紅偶有肉眼難辨的星光,雪是這樣落下的。
  他注意到原本以為先離開的今吉跟在身後,怕冷體質的今吉肩膀聳了起來,兩手死死地藏在制服口袋裡,頸間的顏色與單薄的制服領口相差無幾。他吐著白煙說,今年是白色聖誕節吶。
  你怎麼穿這麼少,不是怕冷嗎。趕著部活就忘在教室了,結束後回去拿也來不及呀。
  諏佐湊到今吉身邊,沒多想就伸手往他頸子碰,像是在替發燒的孩子測體溫。今吉往後縮了下便道,你手好冰。
  返回宿舍的路途已不見人煙,街樹裝飾的燈飾一閃一爍,紅的、黃的、七彩的,再加上佇立一旁的街燈,各種光照映他倆之處,卻一點也不溫暖。換另外一種說法是,冷冽的溫暖,觀賞用。
  諏佐解下他那條深藍色的圍巾套在今吉脖上,專注地調整長度,也確保沒有縫隙能讓冷風溜進來,最後整齊的打個結,然後他聽到今吉用鼻子笑了聲,用雙手握住他的手。這樣的場合不知為何讓諏佐心中由生一股尷尬,他問今吉笑什麼,外頭很冷快放開,回宿舍了。
  今吉也只是笑笑,心情看似很好又開始往前走,只是與諏佐的手緊緊地五指相扣。這是跟圍巾做等價交換呀。他說。
  但是又不暖。諏佐回。
  你是害羞還是裝木頭呀,虧剛才這麼有情調。
  聽了聽諏佐這下可真有些害燥,要今吉別說了。今吉輕輕將手臂靠上來,繼續說。
  我真喜歡你做事的眼神,打籃球也是,總是很專注,剛才也是盯著我看,突然覺得很高興又很幸福,覺得太好了,你很認真看待我。
  「吶……諏佐,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驚訝的表情,意外的可愛,哈哈。今吉自顧自講完話望了身旁的人一眼,發現比自己再高上好幾分的這個人被自己逼得說不出話來一臉錯愕看著他,又忍不住笑了。
  你真是……怎麼敢講這種話,各種層面上衝擊太強大。諏佐虛弱地回一句。
  有什麼關係!聖誕節呀!今吉講得理直氣壯。
  今吉鬆開與諏佐間的聯繫,面對著他掂起腳尖,差幾公分便能與他對視。諏佐看他有些搖晃連忙扶上他腰際,透過觸感覺得今吉實在單薄過分,在四目交接之際將他擁入懷中。溫熱的氣息拂過諏佐的嘴唇,鼻尖幾乎要碰在一起了。
  今吉說,我現在可以領聖誕禮物了嗎。


b.(關於那場比賽的事)

  聽我說,我沒有想過要待你如同女孩子,你也不需要,所以我也不會做。我清楚你很聰明,既使你每次複習都想偷懶和逃跑。諏佐坐在床沿看佔據自己床的那個人,大辣辣睡在正中間,完全當成自己的房間。
  我們都覺得你做得很好……青峰不清楚,對我而言他的想法就跟他本人一樣黑完全沒辦法明白,只是輸了場賽,隊伍如果哪裡有問題也是大家的問題。為什麼要責怪自己到這樣,你覺得自己哪裡不夠好。諏佐繼續說,你的認真遠遠多過於我們所有人,你該休息了。
  在段落間今吉轉過身來頭枕在臂彎瞇著眼看他,像是在思考怎麼樣讓回答不加進過多在他胸口高漲的情緒。他拉過諏佐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牢牢的握住,像是要這個人了解什麼,然後諏佐明白了,他輕輕地將手往上移擋住灑落的光線進入今吉的眼眶。
  我從來沒有怪罪自己。
  今吉的話語開始發啞,迴盪在小房間裡,諏佐覺得從認識以來第一次真正聽到他的聲音。
  
  「只是我,比誰都想要贏。」
  

留言

秘密留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