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バス/古橋.花宮/短打/無題01



『我像個熱愛看戲的孩子
深深憎恨著戲幕,如同別人憎恨面前橫生的障礙……
冰冷殘酷的真相被揭開,終於天下大白:
我平淡無奇地死去,可怖的曙色已徹底覆蓋我的身與心。
──怎麼!僅僅如此便劇終了?
幕已拉上,我卻仍在癡癡等待。』

古橋在書櫃間走返,他在心中反覆念記著被叮嚀的書名,這時間圖書室沒什麼人,他只能聽見自己零碎的腳步及空調轟轟響的聲音。
沒人最好,剛好少聽笨蛋們嚷嚷。花宮在說這句話時沒有面著古橋的臉,依然低頭看著書,那時他安靜地站在桌邊俯視著花宮,略長的黑髮蓋住花宮臉的輪廓,所以見不到是什麼表情,估記就是平時別人眼中的那樣輕挑吧,他想。古橋看他沒有要理自己的意思,便坐到對面的空位從背包裡拿出今天的課堂作業準備學習,只是才剛翻開幾頁花宮就接著說:「別做那沒意義的東西。有空就幫我找幾本書。」
花宮自顧自地念起了作者及書名,古橋來不及找白紙記下也就索性不寫。花宮摩娑著書頁角的指腹,也許是個正在思考的小動作,卻讓他盯著入神。語畢,古橋為了確認而覆誦一次,花宮沒有出聲糾正他,他也就起身做起剛被交代的事。
之後他抱著四五本書回到原位,花宮左手一擺,讓他隨意放在一旁。古橋坐回自己椅子上,整理書疊放起來的樣子,像小時候堆積木,他問:「你喜歡這些類型的嗎?」
古橋見到花宮直起身來卻沒有答話,那個人順了順散落的瀏海後便伸手跟自己要了毛衣反套在身上,花宮曲著臂彎打個哈欠:「沒什麼喜歡不喜歡的,只是有興趣而已。無聊就不看。」
「那如果這些書都很無聊呢?」古橋又問。
花宮歪著頭饒富意味地看著古橋,用指尖畫過那一排整齊堆放的書背,有些比較陳舊的紙面被他指甲輕輕掀起道漣漪,他勾起嘴角說:「你問了個很聰明又很愚蠢的問題。」

花宮說,就跟那些看完的放一起便是,畢竟是同樣失去自身價值的。

古橋看著花宮泛白的指如同手術刀般精準地剖開書頁與書頁間的間隙後悄然翻開新的篇章。
看來這本書還可以吸引他一陣子。他想。

繼續閲讀

Worker

Amemiya

Author:Amemiya
注意
此網站多為女性向二次衍生
偶有原創、Cosplay、攝影
黒子のバスケ│青黃青.青火青.諏佐今.高綠高
おお振り│秋榛秋.水泉
深夜隊│Sherman94.七準.輝啓
ハイキュ│及岩及.及影.牛及.黑兔
ヘタリア│法英.独法.法奧.冷戰.亞細亞中心
ダイヤのA│青道中心
轉載請經許可。

Say something

Plurk

Search